切换到宽版
北斗六星!·百事通·查看新帖·设为首页·手机版

北斗六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【往事并不如烟】13 我的小学
查看: 1918|回复: 44

【往事并不如烟】13 我的小学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7-7-4 08:5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7-7-4 16:34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一旦提及小学,总是会有些眼神隔空而来,与我对视。

     成年之后,我常常感谢我的晚熟。别的女孩在十三四的时候,都已经逼近婷婷玉立了。她们像一朵朵莲花,鼓胀着柔嫩的脸,伫立在每一个清晨与黄昏。而我独独与众不同,刺猬般的短发,不羁的眼神,还有一个被称作“母老虎”的母亲。当时,我是厌倦这样的自己与母亲的。

    因为个子小,站队的时候总是最前面,可以完全不阻挡别人的视线。我唯一的强项便是,几乎从不写作业,但考试时却总是非常好。平日里摸底还不显山露水,一旦大考,不是满分就是第一。

    那时候,我们村里刚调来一个校长,身材不高,文质彬彬,鼻梁上架一副金边眼镜。野鸭子一样散养的我,几乎是一瞬间就迷上了他文绉绉的说话方式,与我见过的邋遢,开着粗俗玩笑的人截然不同。他笑着看我的时候,我感觉全世界的阳光都在照耀我。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追寻他的身影,他打开小村以外的另一个世界,一个通往文明、礼仪的世界。

    他开启了早课模式。于是,小村的清晨便不再安静,特别是冬天,晨曦还没升起,薄雾还在缭绕时,村里便有木门吱嘎被拉响,偶尔还有一两声狗叫。

    他安排学生值日。每天总有一个比其他同学更早到达学校,然后去打扫办公室。不过,打扫人员的名单里,只有一个个子矮小的男生,其他都是女同学。他说,女孩子心细,也干净。他就办公室里面的屋里睡着,所以打扫的同学需要小心翼翼,怕吵醒他。他是极少给我们上正式课的。

    每个人都把这个工作当成一种荣耀。她们每次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都像刚长大的小公鸡,昂首挺胸,脸上带着一种自豪的光辉,就连手里的扫帚,都充满一种让人艳羡的魔性。后来李去了,张去了,秀也去了,我们整个班级除了我跟荣荣,其他人都去过。荣荣是一个长得比我还小的女孩,满脸雀斑,还驼背。每天,我都在心里祈祷,希望这种荣耀降临到我身上。

    我每日盯着校长的脸看,他的嘴巴很秀气,一说话白牙就露出来。我虽然很喜欢看他的白牙齿,但更希望他能够吐出我想要的话来。因为这个原因,我开始认真做了一段好学生,并得到无数朵红花。因为他说过,等到谁的红花攒够十二朵,就可以去打扫办公室。

     我的红花终于够了。我把它们装在盒子里,小跑着找他。见了他,我激动得鼻涕都下来了,话也说不完整:校长——你看——一,二——

    我顶着他诧异的眼神,将红花数到了十二朵。我看到他的眼神如同一波潮水,在打来打去。他沉吟了一下,非常诚恳地对我说:你是个好同学,我很赞赏你的这种行为。但是,你妈跟我说过,希望你能把心思用在学习上。打扫这种事情,还是让其他人做吧。你更适合去认真学习。

    他不知道这些话在一个十几岁女孩的心里翻起了多大波浪。我失望地倒退着走开,他的笑容似乎凝固在脸上,一直很认真地盯着我,直到我转身跑进教室。我开始以天真的心思去恨他,并且跟母亲怄了很长一段时间气。

    因为我没有去打扫办公室的特权,竟然受到了女同学们的冷落。她们疏远了,每逢星期日,学校有活动也不通知我。这些活动,或者是打篮球,或者补课。打篮球我个子不够高,功课又不需要补,但我每次都腆着脸,自己乐颠颠地扑过去。我注意到,我每次去的时候,她们和校长都是一脸诧异,好像我是天外来客。

    后来,这种活动便少起来。但每个星期还是会有个别女同学被单独叫去补课。


    我们的学习成绩确实有进步。但班主任——一个黑红脸庞的汉子却时常在课堂上发出不和谐的声音,有时,他的这种声音也会直接砸到校长身上。但不知为什么,校长都很礼貌地避开了。我那时虽然恨着他,却仍旧在心里不允许别人攻击他。

    这个班主任是非常值得一提的人。他说的许多话我早已忘记,唯一忘不掉的是他的眼神。那种嘲讽与不屑,从明亮的眼神里毫无顾忌地流淌出来,淹得人窒息。他瞪我的时候还少些,更多时间里,他都会针对我后桌的那个女同学——玲玲。

    玲玲的眼睛很大,很水。她的胸跟我们也不一样,鼓鼓的,像揣了东西。她在班里被所有人孤立,不仅因为她是校长眼里的红人,更因为她的身上总有一股异味。那种味道大得出奇,以至于我们前后桌,邻桌都不敢呼吸。

    玲玲在班主任的冷嘲热讽中一次次哭泣。虽然事不关己,我们也都能够感觉到班主任对她的残忍和奚落。

    终于有一天,她爆发了,大哭着从课堂里跑出去。不多久,校长怒气冲冲来了,跟班主任吵起来。班主任拂袖而去,校长开始代课。他讲的,比班主任差了千万里。简直是嬉皮士风格,真正的知识点很少。

    班主任走后,我仍然游离在女同学之外。她们总凑在一起悄悄嘀咕,却在我靠近时闭上嘴巴。我曾努力想融进去,却被排斥。后来,我只能跟那个丑丑的,满脸雀斑的荣荣在一起玩。

   班主任后来又回来了。眼神收敛了些,也不再针对那个玲玲。但我感觉他整天是郁闷的,课上得也心不在焉。有一天,他似乎喝了酒,竟然在课堂上骂了几句校长,并且指着我们说:你,你,你,你们都得为自己的将来着想。一个女孩子,不自爱,是得不到社会尊重的。你们想过没有,你们这样做了,将来怎么办?谁会瞧得起你们!

    我听得一头雾水。但有几个女同学却红着脸,低下头去。

    日子如水,一点点流淌着。班主任回来之后,别的镇上来了一个女孩,她的父母喜欢我们这里的学习条件与优秀成绩。女孩长得高挑,俊俏,将我们一干女生全都比下去。

     她来的第二日,便被校长叫去说话。回来之后,她的眼神便有些飘忽。

     第三日中午,外面下大雨。我们铺好了麦草席子,准备睡觉时,校长又差人来叫她。但她竟然不去。我们第一次见到敢于拒绝校长的同学。我着急起来,又开始埋怨母亲,并且怪罪自己为啥学习不那么差劲。

     第四日,雨还在下。老天像是破了一个窟窿,水是直接倾倒下来的。校长又差人来叫,而且下了死命令。那个女孩揪着别人衣襟,眼神战栗,却执意不肯去。但校长亲自来了,冒着雨,阴着的脸比外面乌黑的天气更可怕。女孩起身的时候,还揪着别人的衣襟。校长瞪那女同学一眼,她登时抖了一下,将女孩缠在自己身上的手抖下来。

     外面的天黑了。乌云像幕布,遮盖了整个世界。至今,我再也没有经历过那么大的一场雨,将白天生生变成了黑夜。

     女孩去了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时候,从办公室那里,雷鸣的间隙中,我们听到了若隐若无的哭声。本来就睡不着的我们,一下子全爬起来,支棱着耳朵倾听。哭声越来越大,并且逐渐向教室这边靠近。我们迎接出去,看到那个女孩浑身透湿,失魂落魄地走过来。她走得拖沓,踉跄。我看到她身后不远处的办公室门口,校长在向这边张望。

    女孩走进来。看起来很轻,又很重。两个跟她走得近的女同学搀住她。问她怎么了,她只是哭,只字不提。片刻,有男同学过来传信,搀住她的两个女同学被校长叫过去了。没多久,她们回来了。也不说话,一脸官司地安慰女孩。

    大雨继续下。天很黑。我们的脸在教室中模糊不清。女孩哭了一个中午,中间去了几次厕所,都是在别人的搀扶下去的。下午,我们再上课时,她已经消失不见。从此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   校长出事是在班主任回来之后的一个月以后。他被抓起来的原因是——强奸未遂。他竟然在马路上拦住一个女子,拖进路边的排水沟内,企图强奸。农村长大的女孩子,大多泼辣有力,三下两下的,竟挣脱出去报了案。

    后来的后来,村里传言,玲玲的母亲时常在家里哭闹。她骂校长:不要脸的,婊子养的玩意儿,整天让俺姑娘去,每次等俺醒了,她早就走了,几点去的俺都不知道啊。说要补偿俺姑娘的,结果自己先进去了……

    在农村,总有些人习惯于将枝节放大。她闹没闹过,我没有亲眼见过。玲玲后来嫁了我初中同学,一个那时常被我欺负的大个子男生。

    如今多年过去,往事却并不如烟,反而愈加清晰。我时常想,如果那时候,我没有一个厉害的母亲,没有长得那么小,又丑,会遭遇什么?

3

查看全部评分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09:32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听听晏晏的小学故事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0:30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可恶的校长,衣冠禽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0:32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辣手摧花,还是没完全绽放的小花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0:32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辣手摧花,还是没完全绽放的小花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0:33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有时候,看似机遇,其实是铺花的陷阱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5:33 |显示全部楼层
东北虎 发表于 2017-7-4 09:32
听听晏晏的小学故事。

故事里的事,说是就是,不是也是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5:34 |显示全部楼层
张典 发表于 2017-7-4 10:30
可恶的校长,衣冠禽兽!

现在看到好多新闻报道的与此类事件类似的消息时,心里都会被刺痛一下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5:36 |显示全部楼层
张典 发表于 2017-7-4 10:32
辣手摧花,还是没完全绽放的小花。

是。尤其是农村,自我保护意识几乎完全没有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5:37 |显示全部楼层
张典 发表于 2017-7-4 10:33
有时候,看似机遇,其实是铺花的陷阱。

一想起我曾经拼命想加入那个队伍中去,就后怕。忽然感觉,长得丑的人,其实真的有福气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6:43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7-7-4 16:44 编辑

晏晏是幸运的,晚熟的花,总是会开得更有风姿。
婉儿说,晏晏是坛花,实至名归的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6:46 |显示全部楼层
这类禽兽教师禽兽校长的新闻,发生在农村地区的几率是更多些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7:36 |显示全部楼层
沈眉珊 发表于 2017-7-4 16:43
晏晏是幸运的,晚熟的花,总是会开得更有风姿。
婉儿说,晏晏是坛花,实至名归的。

现在这个年龄,更适合做一枚果。
一直都很乡土,随性,所以对这个称呼有些惶恐。
但我晚熟是确实的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17:41 |显示全部楼层
沈眉珊 发表于 2017-7-4 16:46
这类禽兽教师禽兽校长的新闻,发生在农村地区的几率是更多些。

是的。关于这种新闻,没人做过后续报道。
心理上的创伤更可怕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22:42 |显示全部楼层
晏晏 发表于 2017-7-4 15:33
故事里的事,说是就是,不是也是。

哦哦!这就当电视剧看了。
真能写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4 22:45 |显示全部楼层
塞翁失马焉知非福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08:59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7-7-5 09:00 编辑
晏晏 发表于 2017-7-4 17:41
是的。关于这种新闻,没人做过后续报道。
心理上的创伤更可怕。


我们国家在心理援助方面还有很多缺失与空白,还处于起步阶段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09:23 |显示全部楼层
碧天 发表于 2017-7-4 22:42
哦哦!这就当电视剧看了。
真能写。

欢迎碧天观看。
如果换个角度,认真写出来会更感人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09:25 |显示全部楼层
泌水 发表于 2017-7-4 22:45
塞翁失马焉知非福

该直接说我,丑人多福的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09:30 |显示全部楼层
沈眉珊 发表于 2017-7-5 08:59
我们国家在心理援助方面还有很多缺失与空白,还处于起步阶段。

是的。而且,尤其是农村,对孩子最初的启蒙教育基本上是完全缺失的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08 |显示全部楼层
晏晏 发表于 2017-7-5 09:25
该直接说我,丑人多福的。

看片片上不丑哇
可能是后来发变了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17 |显示全部楼层
文学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
是非曲直由受众评说
这个校长外表端正文雅,但瓤子里一窝蛆
作者并没有说他如何坏,但读者已到了切齿的地步
这就是不露声色的高妙
2

查看全部评分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27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晏晏 发表于 2017-7-4 15:34
现在看到好多新闻报道的与此类事件类似的消息时,心里都会被刺痛一下。

在师道光环下,行此罪恶之事,令人发指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29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晏晏 发表于 2017-7-4 15:36
是。尤其是农村,自我保护意识几乎完全没有。

孩子自我保护能力差,何况又遇上崇拜敬仰的校长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30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羊入虎口,悲剧难以避免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32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亡羊补牢,唯有严罚邪恶做祟者,净化教育队伍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3:32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亡羊补牢,唯有严罚邪恶做祟者,净化教育队伍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5:11 |显示全部楼层
这次“我的小学”也能当“第一”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9:16 |显示全部楼层
泌水 发表于 2017-7-5 13:08
看片片上不丑哇
可能是后来发变了

小时候丑的出奇。村子特大,有三个丑姑娘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5 19:18 |显示全部楼层
泌水 发表于 2017-7-5 13:17
文学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
是非曲直由受众评说
这个校长外表端正文雅,但瓤子里一窝蛆

说实话,那时候就能感觉到他眼神里的阴鹜之气。但没阅人,自然说不出。
后来如何我们就不得而知。
不过,后来在课堂上冷嘲热讽的那个男老师,再遇见我,对我非常好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,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。

Copyright ©2011 bdlxwxw.com All Right Reserved.  Powered by Discuz! (网站已备案)

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   

平平安安
TOP
返回顶部